SMILE RADIO 石川廣播文學

鄉土情

10 ‧ Jun
127

寶斗里

(男) 繁華落盡,曲終人散,做到最高潮一定歸于平淡,繁華到顛峰一定開始沒落,這是天地不變的真理. (女) 熱鬧的都市,一定有妓女戶、風化區,有青樓,妓院,也有私娼寮。

在清朝道光年間,台北萬華(舊時叫做艋舺)艋舺凹(湳)肚仔街轟動全台灣.那時很多由大陸的福建,泉州的嫖客慕名而來的,要來見識凹肚仔街出名的青樓豔妓.

光緒年間的時候,台北艋舺的風化區,便到華燈初上,花街柳巷,燈光通紅,到處都有人在喊拳飲酒的聲音,很多英雄陶醉在這溫柔鄉,很多大江南北的花花少爺在這過著歌舞昇平,酒醉金迷的日子,當時馬偕醫院創辦人馬偕傳教士他在日記上面,對艋舺寫了一篇感想記載: 他寫說:「艋舺人辛辛苦苦賺錢,所賺的錢都散財在風化區沉迷酒色,醉生夢死,令人可悲」

日本統治台灣的時代,台灣的風化區不但豔名遠播,轟動東南亞,吸引著男性(當時也吸引了日本的妓女來台灣淘金,在日本佔領台灣的第三年,那時有二位住在日本九州的妓女來台灣風化區上班,之後,日本妓女,像陣陣的海浪,一波波的溢入台灣,一時藝旦間仔,妓女戶,像雨後春筍一般,一間間的湧出來,大稻埕的江山樓就是那時開始流行的。

說到賣春,就想到台灣的上班小姐,經常利用觀光的名義,去日本陪酒出賣色相(我們說過日本時代,日本妓女過來台灣撈錢,台灣的風化區也因此更為發展,現在回想起來,實在是風水輪流轉,現在台灣的上班小姐去日本賺錢,也是學日本人當年的方式,過去您來賺我們的,現在換我們去賺他們的,其實是龜笑鱉沒尾.互相互相,半斤八兩.)過去日本戰後經濟蕭條,妓女外銷,現在日本變經濟大國,所以停止外銷而已,日本人用不著笑,來說台灣那時色情行業接連的開設,社會普遍風氣不好,日本當局看了不行,開始著手進行規劃管理辦法,首先日本當局選擇現在的西園路一段和貴陽街二段交叉點,(這個地方就是舊的番薯市街)向後面經過華西街(過去叫做大厝口街)一直到第一水門,包括寶斗里(寶斗里過去叫做凹(湳)肚仔街)然後西邊過桂林路(桂林路過去叫做舊後街仔街)來到西園路一段的交叉路,將以上所說的範圍全部規劃做艋舺風化區,這個風化區全部歸”有明町”派出所管轄(有明町派出所就是現在的龍山分局)日本當局,將風化區統一規劃管理之後,妓女戶,藝旦間,酒家愈開愈多,愈開愈大間,愈來愈發展.那時寶斗里妓女戶有73間,藝旦間55間,酒家29間,藝妓125人,娼妓501人.

(聽說那時外地人下車向人力車的苦力說要去艋舺,人力車一定將你拖去酒家,可見當時艋舺就是風化區的代名詞)回想艋舺昔日的繁華,和如今的可比一個殘花敗柳人老珠黃的都市,不禁令人感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