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MILE RADIO 石川廣播文學

台灣歌謠滄桑史

18 ‧ Feb
196

五十年代的作品

這首歌是50年代的作品,是陳達儒作詞,陳秋霖作曲, 歌詞是描寫當年男女談情說愛約會的情景,這首歌本來歌名是叫做悲戀恨,是郭大誠錄唱片時將之改名為中山北路走七擺(台),郭大誠先生是由第一段歌詞中取一段詞起來做歌名,我們先來看第一段歌詞。 台灣歌謠歌壇大家公認作詞家陳達儒對歌的取名最是謹慎,他取的歌名非常文雅,絕對不取口語話的歌名,這首歌取名淺顯易懂,中山北路行七擺,有人懷疑歌名和陳達儒的個性並不相配,事實也是如此,歌名本來陳達儒是取悲戀恨,郭大誠錄唱片之時,將之改名為中山北路行七擺(台)。\r 悲戀恨的歌詞內容是描寫純情女子的悲情,這首歌流行的年代電唱機、收音機以及真空管的收音機,一般講「球仔」,不像現在使用電子的,真空管、球仔之年代已經是過去式!那個年代”亍千”非常流行,尤其廣播劇,大街小巷處處聽的到,比如黃志青廣播劇團,陳一明廣播劇團,海野武沙,屬全省性的,也下南部到台南。許丙丁關神榜,高雄陳天童的劍山風雲,更是家家戶戶無人不知、無人不曉的人物。 陳達儒以寫短劇的方式,將一個故事製作成短劇的手法寫出這首悲戀恨,因為郭大誠錄口白之時將之改名,所以到要申請版權,陳達儒也自動改為中山北路行七擺,這首歌有的有口白,有的沒有,我唸一段口白:這段口白是郭大誠唸的→阮是等兄,早早送定(聘)無疑,有講沒行,今受父母責督,將阮出嫁別人,鄭先生啊 你想看覓這款絕情敢是應該?